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视频文章

正在播放相关视频:男子被困在循环的楼梯上,多年爬不出去,最后一刻才明白为什么

记者“潜伏”法医科,揭秘命案背后你不知道的细节

四条楼梯,四角相连,但是每条楼梯都是向上的,因此可以无限延伸发展,是三维世界里需要在一定角度下才能看到的楼梯。 简介: 潘洛斯阶梯,又名潘罗斯阶梯,由英国著名数学物理学家、牛津大学数学系名誉教授潘洛斯提出。潘洛斯阶梯是:四条楼梯,

重庆北碚,同康路1号,好多年在导航上都只搜得到食堂,最近才能搜到全名: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

我给你爱奇艺会员 让你看个够

这是一处洼地隆起的小山坡,绿油油的风总是抢着带来远处缙云山的花期。法医科在一楼,常年垂着遮光帘或者纱窗。这里的人大多走路极快,卷起三尺高的气浪,微微掀开帘子一角。

特种兵之战狼行动 9.0分 主演:季柯甫刘飞李依茜 导演:徐晓 类型:动作剧情 时长:69分钟 年代:2017 地区:内地 简介

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法医科致伤工具实验室,每个人手里的工作,都在讲述一个案件背后的故事

那是彭罗斯阶梯。 彭罗斯阶梯(Penrose stairs)是一个有名的几何学悖论,指的是一个始终向上或向下但却无限循环的阶梯,可以被视为彭罗斯三角形的一个变体,在此阶梯上永远无法找到最高的一点或者最低的一点。彭罗斯阶梯由英国数学家罗杰·彭罗

1

法医宋若冰24小时高烧不退,他去了医院,跟医生说,我被跳蚤或者其他什么虫子咬了。医生嘴角牵动了一下:“哦,跳蚤……咬哪里了,让我看看。”

这还是数学里面非常有意思的命题,电影中阿瑟与梦境设计师阿丽雅德妮(艾伦·佩吉饰)走过的那段回形楼梯,让人印象深刻而且不可思议。阿丽雅德妮走了四段楼梯,一直往上走,但却又回到了起点的地方。这其实是荷兰错觉图形大师埃舍尔著名画作《上

衣服脱下来,医生啧啧一声吸了口气。那是一整块看不到完好皮肤的后背,密密麻麻疙瘩覆盖着疙瘩,小疙瘩重叠着大疙瘩,凹凸不平,红得瘆人。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你的孩子,你带,你带不了,你也得带!要不然送给孩子的亲爹,让他亲爹带!你也带不了,孩子的亲爹也不带的话,你说怎么办?你能扔下孩子不管吗?你能放弃你的孩子吗?如果你扔不了,如果你放弃不了,那好吧,告诉你两个办法。一是送给你的爹妈,让他们帮你带吧,但是你得想着,别忘了每个月把你孩子的生活费给你爹妈。二就是雇个保姆吧,可以顾个全天候的,就是一天24小时照顾你孩子的,也可以雇个白天班的,早上你上班走了他来,晚上你下班回家了他下班,如果你的孩子是女孩的话,一定要雇一个心地善良的女人的!别的也没啥办法了,你们离婚,孩子归你,那孩子他爹也得付给孩子抚养费的,假如抚养费是1000元,那你再

前一天,宋若冰去出勘了一个现场,偏远、密闭的农村小屋,一具高腐尸体,没有运输尸体的条件,又必须尽快解剖。屋里屋外都是死者收养的流浪狗,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代的蛆虫、苍蝇、跳蚤以及各种不知名的虫子,在狗身上、在屋子里狂欢。

很多,做营销得时刻关注现下社会动态,涉及面也比较广,大概我分成以下几点:1.36kr,梅花,it桔子……这几个都是看一些营销资讯与最新案例、营销动态的。2.一般做营销的还要学东西,所以就得备有一些营销书单,如《长尾理论》,《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这些可以买电子书,或是去电子书网站找找。3.做营销的,一般都得有思路,做思维导图,任务分工,做流程图等,就有类似百度脑图这一类的工具网站4.营销应该也离不开海报、推广图片等,所以也会去花瓣、站酷、昵图网等去查找图片素材营销高手不是一天而成的,是不断学习的,所以,想像别人那么牛,踏踏实实学吧本人目前在学营销,涉社未深,欢迎关注我,大家可以交流交流,

宋若冰是踩在一层蛆虫上做的解剖。4个多小时,有了那一后背的疙瘩。

勇士队夺冠之后,队员们个个信心爆棚,他们确实很强大,他们再怎么自信都无可厚非。但是,比勇士队更信心爆棚的是勇士队的球迷,曾看到过一个球迷的留言:给骑士队5个詹姆斯都打不过勇士队!这恐怕是我们见过勇士队球迷说过的最狂妄的一句话了。那好,我们就来说一说5个詹姆斯是不是真的打不过勇士队。我们先来做最笨的也可能是最不靠谱的比较,那就是把5个詹姆斯的各项数据简单相加并和勇士队进行比较。上赛季詹姆斯场均得分26.4分,5个詹姆斯就是132分,而勇士队上赛季全队场均得分是115.9分,可见5詹队大胜。但是,可能聪明的你要批评我这种比较办法简直是小学生想出来的,确实如此,那么下面我们开始用中学生的办法进行比较

出门的时候,村民看到他背上黑压压盖满了虫子,在蠕动,在飞,或者吃得太饱一动不动。村民喊:“不要动!眼睛嘴巴闭起!”抓起杀虫剂就往他后背喷,喷落一地的黑物。

昨天富仔看到一条口味较重的新闻一位老婆婆来银行办业务因为内急请求用一下银行内的厕所但却遭到拒绝导致老人拉在了裤子里相信很多人遇到过类似的场景:在银行等候办业务,拿了排队的号码,要等很久。中途想上厕所怎么办?去附近的WC解决,怕回来后号码过期不候。等下去,又实在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在银行无法如厕已经不是个例富仔在网上这么一搜类似的案例数不胜数那么这么多年来银行为啥没有卫生间呢?今天富仔找到一位银行资深童鞋来为大家揭晓谜底答案在这里因为厕所里面不能装摄像头所以会成为监控的死角可能为犯罪分子作案提供便利如安装爆炸物隐藏在厕所里营业结束以后出来盗窃或者劫持上厕所的储户勒索银行所以银行暂时没有公

输了3天液,宋若冰退烧了,疙瘩也慢慢消了。从此后,家里落下一个规矩:但凡出勘现场后回家,家人都会烧好一桶滚烫的开水,放在门口,他必须脱得只剩内裤,把衣服扔进开水桶,人直接冲进卫生间洗澡。

这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法医科,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些奇怪的小禁忌,跟职业有着隐秘的联系。

职业要求他们守口如瓶,沉默如海,而这些秘密是一个起点,让人重新认识法医这个职业,重新发现人间。

实验室在地下一层,有一坡长长的通道,结束工作的法医,出来的时候都要深深换一口气。

2

又是一个寻常的周末,法医科的微信群突然弹出来几张室内血迹照片。法医周洋的岳母腿部受伤,一个裂口,出血量较大,需要缝针。

岳母是淡定的人,从容收拾东西准备去医院。周洋是更淡定的人,法医都学过4年临床医学,心中不慌。他用手机拍下室内血迹形态、轨迹、位置,不说岳母受伤,也不讲伤情,发到工作群,喊大家分析。

科长夏鹏心里暗暗点了个赞。随手拍随手记录随时查案,这是他理想中的团队日常。他自己眼睛被撞伤,也是每天拍一张照片发到群里,一起讨论陈旧性伤痕和新鲜伤痕的对比。

很快群里就有了答案:根据血迹形态和血量分析出了伤者伤情,根据血迹滴落方向和足迹位置关系,分析出了伤者受伤部位。

法医的家人,要学会在这种时候,不怄气,不打人。法医同理。

夏鹏的女儿在读小学,散步的时候,父女俩看到一只死在路边的蝉。女儿问:“你说,它怎么死的?”夏鹏哭笑不得:“这我怎么知道。”女儿继续穷追不舍:“那你把它解剖了吧,解剖了告诉我它怎么死的。”女儿有一只公仔熊,从小就好奇肚子里有什么,她安排爸爸:“你去把它解剖了!”

李卡纳的办公室文件柜塞得最满,除了工作资料,还有他全部的制服,堆堆叠叠。家人要求,他出完现场都必须在单位清洗,换好便服才让回家,包括鞋子。

一个刑警,家里没有一件工作制服。

最好的“感同”,是“身受”——出过现场的衣服,解剖穿过的衣服,气味会钻进布料纤维,会附着在上面,散不散,好久散,看情况。

夏天的时候,宋若冰在解剖室解剖高腐女尸,5个小时后出来,我离他两米就开始反胃。他常年剃着光头,没有头发,仿佛就不会藏气味。但当他突然把光头凑过来,那一瞬间,我觉得鼻子撞上了一堵墙,晃了几晃才稳住——我第一次知道,臭是有重量的,是一个厚重的平面,压在人鼻子上,口腔里,肺腑里,毛孔里,需要若干时间,靠人体的代谢,一点一点从毛孔把气味挤出去,排出去。

这是法医的小恶作剧,惊吓外行,算是翻开了《法医学》第一页。我是在这个时刻,才真正理解了李卡纳那一柜子的警服。

3

法医还有一个公开的秘密——酒量都深不可测,不分男女。

往上数,他们都记得,师父的师父就教会了师父,一个代代相传的行业密码:工作结束,喝酒消毒。

我问过他们,喝酒消毒有什么科学依据?每个人都诡异地笑一笑,不答。周洋说:“法医本质上是一种很压抑的工作。”

去过现场的人会找到一个解码器:死亡是一团灰霾,走进去,穿出来,霾尘总要在心上落几粒。酒是一种燃烧与浇灭,一种稀释和挥发。

职业会有比人更漫长的耐心,来悄悄渗透人。

王小伟是山西人,北方汉子,高大威猛。路上遇到搭灵棚办丧事的人家,他会绕路走,绝不从中间穿过,也不从边沿通过,他绕很远,从另外的大路转过去。这个小禁忌他很少提,同事都不知道,但他自己知道它一直在,跟职业双生,伴行。

“是怕吗?”“不是。就是心里不舒服,堵着,压着。我不想看到逝者的脸。”

王小伟解剖的时候有个习惯,他会给死者合上眼睛,如果实在合不上了,就用一条毛巾盖上。有时候,解剖是在晚上,殡仪馆很静,他只听到自己手表上秒针走动的声音。

人是矛盾的。条件允许的时候,他不喜欢戴口罩解剖,“口罩在吸气的时候是挡不住气味和有害物质的,呼气的时候,大量的有害物质又聚集在口罩内侧,会更臭。”他近视,尸体细目要凑很近看,就在鼻尖下。

他很认真地说“警服辟邪”,“战衣会给人心理暗示,给人力量。”

刘振江也是山西人。他经常开车去远郊玩,村道乡道的路边,有时候一拐弯,就在路边几米的地方,一个或几个墓碑突然就杵进了视野,他会赶紧侧开目光,不看。不看墓碑,更不看上面的照片和文字,是他的小秘密。

区县法医有时候会来总队送检材,帮李明带一块肋骨。李明做的科研课题需要肋骨。同行们装在检材袋子里,拿进来放在办公桌上。刘振江就会“抗议”:办公区怎么能放块肋骨?啊?啊?后来李明悄悄藏到柜子下面,刘振江鼻子灵,一闻到就在办公室搞现场勘查,坚决把骨头撵到实验室。

谢玉波吃午饭的时候,喜欢在手机上看小说,有人凑过来,他会赶紧锁屏,若无其事。我瞄到一眼,他看的是《长生不死》。

他们都无法解释这些小秘密,并不是恐惧,但又比常人纤细敏感。如果没有罪恶,没有杀戮,他们的秘密,会跟我们一样,仅仅是藏进鞋底的一卷私房钱。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刘振江、谢玉波和王小伟(从左至右)在致伤工具上提取物证

1

所有现勘法医,都会有一个时刻,是死者,或者是凶手。

一条穿越农村的公路上,躺着一个像在熟睡的醉汉。大清早的雾霭罩下来,清扫路面的人走近了,才发现不对。人已经没有气息,地面、护栏、行道树、路基下的排水沟、田坎……来来回回到处是血迹。

李卡纳勘查了现场。在各处血迹的附近,有烟头、烟盒纸、餐巾纸,经检验都属于死者。死者手掌裂创,腹部大裂创,一个悲惨的现场。普通人都会觉得是凶杀,法医们说不是。

桌上的4个空烟盒像堆积木一样,叠在电脑前。这是现勘回来的次日上午,9个法医,3个小时的口粮,见底了。老规矩,所有现场,出勘法医回来后都要迅速把搜集的各种资料、图片做成PPT,整个法医科当日在单位的全员查案。

法医科科长夏鹏经常会挖一个小坑:即使案件已经告破,他还是不讲答案,甚至在提问的时候故意干扰一下主流思路。大家都在PPT里重新勘查一次现场,脑力激